會員登錄 - 用戶注冊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 南平市!
欄目簡介:  他的工作雖然十分輕松,但是并非他的心愿,一個想在勞動實踐中,對煤山地質有所研 究的人,是并不愿意離開那“陰曹地府”的——盡管那兒頭上滴水,腳下淌水;幽暗的巷 道,全靠一盞盞礦燈照明;并且時時刻刻,都有被石頭砸死的危險。是為了安慰我的那個同 類?還是我還在想念那只黑龜呢?也許是兩種心情都有吧,我借一個倒班的白天,去了他開 絞車的矸石山(矸石山,就是井下矸石拉到井外堆成的山)?! 』岢°等?。原因有二:一、會上有的作家意見盡管尖銳,但還沒有直呼周揚同志之名; 二、這些話如果出自于劉紹棠之口,也許沒有人感到奇怪,而出自于我這個坐在后排椅子上 的從維熙之口,則使人感到驚奇。就連我自己也好像不相信剛才這段話,是我自己講的。我 沉默地擦著頭皮上的汗珠時,坐在我身旁的好友藍翎,向我耳語說:“蔫人出豹子!”是 褒?是貶?我臉紅心跳,甚至后悔剛才的莽撞之舉。
推薦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