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錄 - 用戶注冊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 南充市!
欄目簡介:  我還記得一九六五年第四季度我從河內回來,出國三個多月,對國內的某些情況已經有點生疏,不久給找去參加《評新編歷史劇〈海瑞罷官〉》的學習會,感到莫名其妙。為什么姚文元一篇文章要大家長期學習呢?我每個星期六下午去文藝會堂學習一次,出席人多,有人搶先發言,輪不到我開口。過了兩三個星期,我就看出來,我們都在網里,不過網相當大,我們在網中還有活動余地,是不是要一網打盡,當時還不能肯定。自己有時也在打主意從網里逃出去,但更多的時間里我卻這樣地安慰自己:“聽天安命吧,即使是孫悟空,也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?!薄 ∫瘓湃甏禾?,三哥從天津來看我,我拉他同去游了西湖,然后又送他到南京,像他在六年前送我北上那樣,我也在浦口站看他登上北去的列車。我們在一起沒有心思痛快地玩,但是我們有充分的時間交換意見。我的小說《激流》早已在上?!妒北ā飛峽?,他也知道我對“家”的看法。我說,我不愿意為家庭放棄自己的主張。他卻默默地挑起家庭的擔子,我當時也想象得到他承擔了多大的犧牲。后來我去天津看他,在他的學校里小住三次。一九三四年我住在北平文學季刊社,他也來看過我。同他接觸較多,了解也較深,我才知道我過去所想象的實在很淺。他不單是承擔了大的犧牲,應當說,他放棄了自己的一切。他背著一個沉重的(對他說來是相當沉重的)包袱,往前走多么困難!他毫不后悔地打破自己建立小家庭的美夢。
推薦內容